李扬:建设中国特色资本市场 注册制是必要前提

  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25日讯(记者 马常艳)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24日在2021国际货币论坛上表示,建设中国特色资本市场,要从入口、出口和过程监管三个切口入手,推行注册制和完善退市机制是绝对必要的前提条件。

  围绕“经济发展新阶段 金融改革新任务”,李扬在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题演讲。他指出,在新发展阶段,金融改革和发展作为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迈出新的步伐。

  李扬认为,金融改革迈出新步伐,要完善金融机构改革。改革开放四十余年来,中国金融机构的规模扩张很快,金融实力提高迅速。但在结构上,中国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体系,固然有利于迅速聚集金融资源,从事大规模投资和“办大事”,但也存在严重弊端。而这些弊端体现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能力不足,支持创新能力不足,资本市场上机构投资者严重缺位。

  “金融机构改革要对标发展痛点、难点。”李扬说,金融机构改革应对标解决人口老龄化、支持创新发展、资本市场发展,以及应对全球债务泛滥和长期超低利率/负利率的挑战。要做好金融机构多元化:深化商业银行改革,加速商业银行向服务业转型,减少对息差的过度依赖,稳步推动商业银行向混业经营转型;推动养老机制改革;大力发展保险业;鼓励投资银行、各类基金、信托、VC、PE、金融租赁等非银行金融中介机构发展;继续完成“健全商业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补充的金融体系”的任务。

  7月6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三次会议,提出建设中国特色资本市场。李扬指出,中国股市既难反映国民经济运行状况,更难引领中国经济优化结构和高质量发展。而行业结构扭曲是其原因之一。他对比美国的情况说,美国上市公司的行业分布体现了信息化和后工业化的特征,能够发挥引领经济现代化发展的功能,中国股市的行业分布则体现了传统工业化时代的特征。李扬认为,改变这种状况,要从入口、出口和过程监管三个切口入手,推行注册制和完善退市机制是绝对必要的前提条件。

  李扬认为,中国特色资本市场要重视资产管理市场。“历史上,我国银行信贷融资占全部社会融资之比一直稳定在80%以上,2012年始,随着各类资产管理业蓬勃发展,银行信贷融资占比一度降至60%以下。2015年下半年开始整顿资管行业,银行信贷融资占比于2018/2019年回升至80%以上。”李扬说,发展资产管理是建设中国特色资本市场的有效机制,资产管理的基础是资金信托机制。应打开银行资产负债表,让更多处于“黑箱”中的资产和负债进入市场交易。还要发展公募RElTs,助力解决我国金融运行中长期存在以“借短用长”为主要特征的期限错配问题,为降低杠杆率提供新的工具。

  他强调,不可忽视金融机构在资本市场发展中的作用。中国发展资本市场,一向持银行与金融市场“非此即彼”的思路。据此,银行是被摒于资本市场发展机制之外的。这存在误解。资本市场是一个长期资金融通的市场,银行中长期贷款、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等共同构成了丰富多彩的资本市场。但不可忽略一个基本事实是,中国银行贷款融资承担了中国资本形成的重要责任。

  结合中国国情,李扬指出,需要建立一个金融机构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资本市场:对于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类金融机构的管制必须放松;允许银行逐步打开资产负债表,使之与金融市场融合并协同发展;允许银行支持金融市场的各类活动;稳步推行商业银行的混业经营。

  除了股市,李扬认为债券市场的结构也需要调整。中国债券市场曾以安全资产(含国债及政策性金融机构债)为主,2008年,安全资产占比为3/4,到了2019年,同口径债券占比直落到不足1/4。这与世界潮流和发达国家的趋势不同。安全资产市场是金融机构进行流动性管理,是央行进行公开市场操作的主要平台,这个市场决定了基准利率水平,决定了无风险收益率曲线,制约着金融宏观调控的效率;在开放经济环境下,这个市场又构成一国货币国际化的主要平台。稳步提升安全资产在债务市场中的占比,是中国未来金融改革的又一重要任务。

  “中国的债券大多被金融机构购买并持有,致使债券市场较难发挥其提高市场化水平的功能,而且扭曲了市场资金供求关系。并且发生在债券市场上的风险和发生在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内的风险可能互相外溢。”李扬说,改变中国债券市场资金流动“从银行中来又回到银行中去”的格局形成“从银行和非金融部门中来到市场上去”的格局,是我国债券市场改革的主要任务。

  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同样是金融改革的任务之一。“百年未遇之大变局和百年未遇之大疫情凸显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性。中国要在世界上成为经济强国,必须拥有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重大影响的世界货币。”李扬说,一国货币的国际地位,主要表现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市场中作为价格标准、支付清算工具、避险工具和价值储藏工具等领域发挥的作用上。近年来,资产的安全性对于成就一国货币之国际地位的作用突出。

  在国际债务市场、外汇交易、全球支付和外汇储备等四大领域中,人民币的占比均呈现出较强的增长势头。李扬指出,但由于起点过低,人民币至今仍处于国际货币的边缘地带。人民币国际化是个大尺度进程。因此,上述局面短期难以改变。尽管如此,我国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安全、高效率的债券市场,积极推动非居民购买并持有人民币定值金融资产,居于重要地位。

  李扬还谈到,应当极端重视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中国近年来加强了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并且通过金融科技的引入大大提升了金融基础设施的效率。但与美国相比,总体上仍有较大差距,尤其在金融基础设施的国际化与开放性方面,差距更为悬殊。“中国必须在这个领域迎头赶上。”

责编:海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