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务川自治县废弃矿山治理取得明显成效 从靠山吃山到养山富民

  夏日的贵州省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大坪街道三坑村甘溪组,群山环抱,林木掩映,绿草如茵。“致富能手”邹书刚把山羊赶到山上,又立即带领当地村民到地里管护花椒和烤烟。

  “以前,这里满山都是挖矿人,大山千疮百孔,矿渣遍地。”邹书刚说,村民们大都搬迁到了其他地方。

  务川因丹砂闻名,从三坑村板场到罗溪一带长达数十公里的山脉蕴藏着丰富丹砂矿。过去,几十公里长的矿脉,聚集了1万余人“靠山吃山”。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国营汞矿厂解散,曾经“繁华一时”的山沟人去山空。“少数人的腰包是鼓了,留下满山遍野土法炼汞灶和烧制后的矿渣。”邹书刚回忆说,葱绿的山体变得伤痕累累,土壤、水源遭受严重污染。

  由于长期不当开采,生态“红灯”不断亮起,如何消除土法炼汞灶,治理矿渣,修复生态环境,是务川亟待解决的问题。“整合国土、环保、财政、公安、监察等力量,全力攻坚,对废弃矿区进行综合治理修复,全方位预防废渣堆积体发生泥石流、‘三废’泄漏对环境及下游水体的污染。”2005年初,务川自治县达成了一致意见。

  各部门积极行动,先后废除了土法炼汞灶,对固体尾矿库矿渣进行填埋、平整,并修建了尾矿库拦砂坝、截洪沟、排水管等设施,利用黏土、耕植土进行回填覆盖,在覆盖土壤上种植树木、草皮等植被。

  “生态遭受破坏后,修复难度特别大。”务川自治县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申小江说,在矿区治理中,一方面要采取积极措施应对历史遗留问题,另一方面还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防治新污染产生,着力从源头上管控和治理污染。

  由于矿区地域面积广,废渣堆积多,务川县委、县政府经过多方面调研考察后,选择在大坪街道三坑村老虎沟、银钱沟和丹砂村苟家岩设置了3座尾矿库,在三坑村木鱼厂设置了一个固体废渣堆积体。

  思路确定后,务川自治县采取招投标方式,分二期工程对汞矿矿区地质环境进行治理,一期为银钱沟尾矿库地表水截排水沟治理工程和拦砂坝工程;二期为老虎沟尾矿库、苟家岩尾矿库截排水沟治理工程及防渗透覆盖生物工程,木鱼厂固体废渣堆积体、银钱沟尾矿库防渗透覆盖生物工程。

  经过10多年的努力,恢复土地面积10.96公顷,生态逐步修复,原本被废渣覆盖的大山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绿水青山回来了,村民们也陆续搬了回来,利用生态修复红利发展种植、养殖业,邹书刚就是其中之一。2015年,邹书刚抓住政策机遇,返回三坑村甘溪组后,先后发展烤烟600亩、花椒400亩;修建了一个养殖场,养殖生猪150头、山羊70只。到2020年,邹书刚不仅收回了前期投入的资金成本,还赚了100余万元。

  “我们过好日子的信心更足了。”邹书刚说,如今,县里正筹划在汞矿遗址基础上建设国家矿山公园,村民致富路子将会更多。

  汞矿矿区通过治理走上文化旅游路,而泥高镇高炉村则走上了特色生态产业路。高炉村煤炭资源丰富,是务川自治县重要的产煤区之一,煤炭收入曾是当地村民主要经济来源。近年来,该村陆续关闭了小煤窑100余家,探索发展绿色生态产业。

  挖煤曾是当地村民半辈子的营生,要想发展生态产业,不少村民思想转不过弯来。村里采取“村集体经济+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在煤山及其周边大力发展精品水果350亩、中药材500亩、花椒2000亩等生态产业基地,不仅治好了曾经的生态疮疤,还直接带动了1500余人就业。

  “我们必须树牢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主动、超前将生态保护贯穿于发展的全过程。”务川自治县委书记程晓秋说,要走出一条从靠山吃山到养山富山、从卖矿产资源转型到卖风景的新型发展之路。(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新伟)

责编:海闻